青镜

2018.03.16 A Dream.

Chapter 1.

我与母亲坐上一辆大巴,似乎要回到什么地方。客车沿着沙漠公路缓慢行驶,我注视着着窗外,眼角不时瞥到一些细碎的彩虹。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荒凉,一簇簇低矮干枯的植物蜷缩在灰扑扑的沙砾中。一块石碑进入视野,侧面像是一只柴犬的头。接着路旁出现两只同样土灰的狗,我跑向后窗,对它们挥了挥手,令人惊诧的是它们竟也起身追寻着我,无望后重新坐下,并人性化地举起爪子对我回礼。

Chapter 2.

下车后我和母亲骑上了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自行车。途中遇到一个褐色皮肤的小男孩,他与我并行,嘴里哼着歌,一首很耳熟的英文歌,嗓音像Alessia,所以我猜我的潜意识影响了梦境发展,歌曲后半段变成了scares to your beautiful。我感到十分惊喜,请求他再唱一首here,但他唱出来并不是这首,不过依旧动听。我们在笔直的公路上骑行,尽头有一个巨大的彩虹,连接道路两侧,就像在路的上方架起一道拱门。我们的目的地是一个不知名的基地,地上有大片的黑色粘稠液体,中间还有个泵在源源不断往外输送这些液体。我穿着马丁靴,踩上去试了试,那种感觉非常不好。母亲告诉这里的一个人我们要留下来当帮工,我非常诧异,质问她为何这样做,她没有回应我。

Chapter 3.

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姑娘带领我们去住宿间。姑娘长得很漂亮,肤白貌美,像迪士尼里的白雪公主。我并不信任这些人,所以我很愤怒地警告她不许伤害小男孩,否则我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。姑娘倒是一直笑盈盈的,仿佛我的威胁不值一提。

晚上,我又见到了这位姑娘。她的头发变成了紫色短发,留了斜刘海。她作势要亲吻我,我也很高兴地与她接吻并使劲咬了她的舌尖。她的舌上有一个凹痕,然后我看见了她如何诱惑一个男人与她发生关系并将他吞食的过程。接着她的舌上出现第二个凹痕,我看见我坐在一张低矮的床上,有月光从窗户透入。我的背面躺着一个金发裸体的女尸,她又蟒蛇一般将女尸一点点吞下,并嘟囔了些尸体不好消化之类的话。一个男性的声音从暗处传出,带着呻吟与秽语,显然还沉溺在某种不可描述的过程中。她说这正是那个男人在她的肚子里发出的声音。

我听到对面舍友的一声长叹。梦醒。最后一眼是对着月光看见她立身的剪影。肚子微凸,生殖部位并不像是雌性。

这是个没有结局的梦。


一直都觉得梦是种很神奇的东西,它将你的记忆一一打乱再重新拼凑,给予你合理的荒诞,挖开你隐秘的欲望。梦是晦涩的电影,你是制片人,是导演,是编剧,是演员,你创造了它而你依然不懂它。


留下你们的梦吧。


它总是转瞬即逝。

评论

© 青镜 | Powered by LOFTER